热衷搞“小圈子”,总有一天会出事
作者:admin 阅读:56次 更新日期:2018-10-16

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告诫党员干部要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坚决远离各种“小圈子”。但仍有个别党员干部热衷于搞“小圈子”、“拜码头”、“搭天线”。我们梳理了案例和报道中出现的一些典型的“小圈子”,可以看出这些“小圈子”的形式千奇百怪,但本质上是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,而热衷搞“小圈子”的人也总有一天会出事——

 

  站台撑腰“干亲圈” 

  重庆市万州区委原副书记洪承义热衷“圈子”文化,他与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“打干亲”,让女儿认刘群为“干爹”,心安理得接受“干爹”的好处:刘群经常陪“干女儿”及洪的老婆到商场购买高档商品,在“干女儿”出国旅游时,直接给信用卡任其挥霍。纵容刘群介入自家家事,不但直接让其为自己操办生日宴,每年春节期间,还带刘群回秀山老家,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发红包、压岁钱等,一步步沦为 “猎物”。在关系到位后,洪承义无原则、无底线为刘群抬轿子、吹喇叭、站台撑腰,刘群则打着“干亲”的旗号,利用洪承义的职权便利,干预组织人事,将生产的药品打入万州部分公立医院,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。2018年9月,洪承义被开除党籍和公职;其涉嫌犯罪问题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 

  政商互通“微信圈” 

  微信是当下人们进行社交的常用媒介,操作简便,为人们的交流提供了便利,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。但有的人却在使用微信上动歪脑筋,将“小圈子”从“线下”发展到“线上”,走上了邪路、歪路。2015年春节前,中直机关某部委局级干部董某创建了“在京老乡精英会”微信群,以老乡中的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和较成功的商人为主要对象,并不断扩大群规模,最终形成了一个人数多达400余人的“微信圈”。董某以群主身份,号召“有事找群员”,并组织线下联谊、聚餐活动,更发动群内成员利用该平台互通政、商信息,甚至出现权钱交易现象。董某的违纪行为“情节严重”,被依纪追究党纪责任。除此之外,群内其他党员领导干部涉及的违纪违法行为,也被依纪依法追究责任。

 

  相互提携“老乡圈” 

  赣南医学院原党委书记黄林邦在位期间,利用职权将自己的老乡提拔或调整至重要岗位,一时间,赣南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形成了以赣州某县籍贯干部职工为主的“小圈子”。他们在干部人事调整中拉帮结派,相互帮衬,拉票吹捧,对圈外人则进行排挤打压,严重挫伤了干部的积极性。2017年8月,黄林邦被开除党籍和公职;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 

  任人唯亲“酒局圈” 

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原副厅长任杰灵,在初任自治区教育矫治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后,便开始经常聚集一些干部吃吃喝喝、聚众娱乐,并通过这些活动在教育矫治系统形成了以其为中心的“酒局圈”。任杰灵在工程项目、干部调整中授意在重要岗位上的“小圈子”成员进行违规操作。同时为笼络“小圈子”成员,还利用权力大搞利益输送,违规解决“小圈子”成员的职务晋升、子女就业、亲属调动等事项。为选拔任用“圈内”干部,他甚至要求人事部门按自己的意图拟定干部任免方案、缩小考察范围。在他的“精心”操作下,2012至2014年期间,自治区教育矫治系统违规提拔使用12名干部。2017年8月,任杰灵被开除党籍;2017年9月,任杰灵被开除公职;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

 

  虚荣世俗“球友圈” 

  河南省新郑市委原常委、宣传部长王保军爱运动可谓众人皆知。十八大以前,王保军喜欢打高尔夫球,他曾是郑州市某高尔夫球场上的常客,基本上每月要打上三四次。十八大以后,王保军忍痛割爱,拾起年少时的爱好,打起了篮球,基本上每周都要打上几次,并以此形成了一个相对固定的球友圈。王保军在球场上组成自己的“小圈子”,使球场成了大家围着他转、满足他当“老大”虚荣心态的世俗利益场。篮球场上别人围着转的一时享受让王保军忘记了党纪国法,他利用职务上的影响,以自己牵头成立的篮球俱乐部举办篮球赛事为由,向新郑市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和金融机构索要赞助费共计216.5万元。2017年9月,王保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;其涉嫌犯罪问题、线索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 

  瞄准权力“品酒圈” 

  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在担任北京市委领导后,因爱打网球、爱好中医养生,身边就聚集起了“网球圈”“养生圈”;她丈夫做红酒生意,她便每周固定时间举办品酒会,形成了“品酒圈”。其实,这些圈子的形成并不是因为共同的爱好,而是围绕着她的权力。但吕锡文并不把这当回事,日积月累,终为“圈子”所累,受到党纪严惩。2016年1月,吕锡文被开除党籍和公职;其涉嫌犯罪问题、线索及所涉款物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